您好,欢迎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以案说法
驾车接打电话引起的法律纠纷

去年1019日,市民张先生驾车到昆明市青云街“丁”字坡交叉路时被交警拦下,交警认为张先生在驾车时拨打、接听、手持移动电话,其行为违反了交通安全法条例的相关规定,对其违法行为开出了《处罚决定书》,处以200元罚款。事后,张先生不服交警当场处罚,于去年1115日向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庭审中,张先生提供的重要证据就是联通营业厅的交费发票、网上营业厅用户资料、联通营业厅打印通话记录、网上营业厅通话记录,证明自己在驾车时并没有通话。

    今年614日,五华区法院一审以“交警对张先生的违法事实认定不清、处罚不当”为由,判决撤销交警处罚决定。

    事件进展

    交警向中院提起上诉 司机通话记录不一定是唯一证据

    交警二大队立即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书中交警二大队认为,作为交通管理部门,交警具备执法资格。本案的争议在于,事实发生在交通执法管理活动中较为特殊的领域,对此类违法驾驶车辆的行为往往系瞬间发生,这给交警取证带来困难。同时,交警执法维护的是社会公众的整体利益,交警通常会根据看到的感知到的事实作当场处罚,可这种转瞬即逝的事实很难成为固定证据,请求法院予以考虑。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认为,张先生的通话清单和相关通话的记录,自身无法证明是自己当时所持手机的通话清单,不足以证明事发时自己没有拨打、接听、手持手机,张先生提供的证据不具备排他性(排他性也即唯一性,即是排除其他可能性存在的情况),也无法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自己并不存在违法事实,或者执勤交警有滥用职权行为。

    终审判决

    驳回一审判决 司机输了交警赢了

最终,经过当事双方的诉辩主张和理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撤消五华区法院一审判决中“撤消昆明市交警二大队作出的《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的决定,终审判决驳回市民张先生一审关于撤消昆明市交警二大队《公安交通管理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的诉讼请求,张先生还将承担本案两次审理案件受理费共计150元。

相关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规定,“驾驶机动车不得有下列行为:(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处罚。

    《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四十四条规定,对机动车驾驶人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罚与记分同时执行。该规定附件3《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记分分值》第四条规定机动车驾驶人有上列违法行为的,一次记2分。

 

 

上一篇:三个案例分析 避免春运时期的交通事故

下一篇:相撞滞留占道争执 再遭车祸一死二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