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警营文化
穿上警服以后
    毕业后回家,母亲说:“哪儿也别去了,回来吧,省得家里再被别人欺负。”听了母亲这番话,我差点儿落下泪来,母亲已是六十几岁了,孤身一人在家,养个猪鸡赚点钱还要给上大学的弟弟寄去,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就是受不了欺负,我多次回家她都要向我诉说一番委屈。这不,今年春天队里又拿去了十几斤猪肉和十几斤鸡蛋。我深知母亲很难,可命中注定我不能回去,我应该当个警察。
    等待分贝很久很久,最后定在电力学院。条件也很优越:先给一套楼房,四千元安家费。我想,这下可好了,母亲、妻子、几个月的小儿子都可以接来了,我喜不自禁,赶快写信告诉妻子这一好消息。但当我去分配办办理手续时,分配办的主管老师让我到公安部门来一躺。这一来,便从此把我推上了公安战线。看来母亲、妻子、儿子又要为我的抉择多受很多清苦了。
    我把自己的抉择写信告诉了妻子,却很久不见回信,我猜想妻子可能对我的抉择感到危险,担惊受怕,正在抱怨我。但妻子的信终于来了,她居然听我的抉择高兴非常,也很自豪,她还鼓励我不要以苦为苦,好男儿就应该干点像样的事业。
    我多么盼望能早日穿上一身警服,春节回家时好使母亲高兴,使妻子也感到生活再度崛起。可据同事们说,今年服装已经发过,只好等到明年五月份了。我非常失望,每日看到同事们都穿着笔挺的警服,精神之至,威严之至,无奈中不由得有一种失落感。
    有时几个一齐分来的小哥们儿在一起,总不免要议论议论服装、警衔之类,最为尴尬的是,进大门时看门的老大爷拦住不让进,只好跟大爷说自己是新来的。凡遇此时,便愈发感觉到没穿上警服,总好像比别人低一等似的。再说,一照镜子,总感到自己那身西服别扭,而同事们各个英姿飒爽,不由得又顺口溜出一句:“人在衣装马在鞍啊。”
    周日去逛商场,见有一人在买皮靴,遂买了一双,准备踢足球用。再说,今年既然不会发警服了,我总得过冬啊,这皮靴尽管是库底货,二十块钱一双,可穿起来还是满舒服的。谁知第二天却发下了警服。原来考虑到今年新分来的人较多,所以破例给新警发一次服装。这回发了警服,我多照几张照片给家里寄回去。
    穿上警服,照照镜子,表情还不太协调。“会进入角色的,”我这样安慰自己。是的,走起路来,已迥异于从前,腿也直了,脚板也硬了,更重要的是目不斜视,还要不苟言笑,尤其是每次进大门时,再不用乞求的眼光去看那看门的老大爷了。现在,我完全可以对他们“视而不见了”,可每次表情木然的走进来之后,我自己都不禁觉得好笑。
    同事说,我这一身警服使我魁梧多了,而我觉得我的心胸也随之进入了一种崇高与宽广的境地,自从穿上警服以后,我只是在瞬间想起了母亲、妻子、和儿子,他们在众多得到母亲、妻子、和儿子的人流中构成了很小很小的一滴。

上一篇:中国交警生活实录

下一篇:做和谐社会中的一名安全卫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