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警营文化
樊海光 ——“我最喜爱的交通警察”候选人材料


岁月无迹,青春有痕
    有一种交通警察,他不出现在十字路口,只出现在残酷的交通事故现场,他面对的是惨不忍睹的交通意外,他接待的是痛不欲生的死伤者家属,他的工作却要让受害者与肇事者这对极端矛盾的双方,平静接受依法办案的结果。
    工作24年三度累倒在工作岗位上
    巴彦淖尔市医院病房内,樊海光刚摘下吸氧面罩,妻子李玉霞在一边为他倒水。
    43岁的樊海光是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交管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今年已是他在交管大队工作的第24个年头。6月28日,后旗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为了全面掌握事发原因,他连续工作了三天两夜,突然头痛难忍,眼泪横流。被送到市医院时,樊海光已失去意识。医生说,樊海光的丛集性头痛是由于工作压力过大、劳累过度引发的,目前还没有根治的良方,只能靠自行调节,以释放压力、注意休息为主。樊海光却表示:“心里还是惦记着工作的事,放不下心来,等病情稍有好转就争取回到工作岗位。”
    同事:那些看在我们眼里的故事
    “跟樊海光一起工作他总是能给你带来很多欢乐,他再苦再累自己扛着不说,就怕你苦怕你累。”“背地里我们都管他叫‘头儿’”。
    樊海光自09年任事故组中队长至今,逃逸案、死亡案还没有不侦破的,也从未有过错案的上访记录。副大队长胜利说,从03年开始,乌拉特后旗因为招商引资发展了经济,人流车流都多了起来。06年到09年是事故高峰期,外来人口特别多,民警的配备也没能跟上,2名民警需要管辖的领域达到2.5万平方公里,工作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后旗交管大队教导员魏强介绍,后旗的交通事故有一定的特点,一般每年的3-10月是事故爆发期,且有70%都发生在晚10点以后。正因如此,交警值夜班已是家常便饭,樊海光就经常因为夜里太晚回家被小区看门大爷拦在门外,一周能有2天在家过夜就很不错了,小区里的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夜游神”。
    “樊海光不喝酒,晚上手机也一直开机,随叫随到,嫂子还有点不理解,因为假期 值班都是樊海光。”胜利队长说。
    前年樊海光得了强制性脊椎炎,他的脖子不能动了,想跟人说话必须整个身子转过去,病成那样了,多少人劝他去看病,他就是不肯离开工作岗位,说事故受害人还在等待处理结果。就在这种状态下他坚持了一个多月,把手上的案子全办理完了才去看的病。去年12月,他又患上了过敏性紫癜,腿上都是红斑,因为接近年关,事故不断,普通刮蹭的当事人也要事故民警出警,樊海光就一趟一趟地上事故现场,拖了小半年才去上海治疗。当时医生说他要再晚去几天就没救了。
    事故民警高强跟樊海光工作了一年多,他评价樊海光就是“老顽童”、“活央宝”。 “每次半夜出警他都在路上给大家讲笑话,处理完事故,夜还是很黑,年轻人不免有些头皮发麻,这时候樊海光就逗大家开心,说些与案件无关的话题分散注意力。”
说起樊海光这些年所做的善事,更是几天几夜也讲不完。同事谈到他时都说:“樊海光真的是大善人!”
    “印象最深的是樊队去上海看病期间,有一个6岁的小男孩儿的腿被车轧了,之后去包头做了截肢手术,樊队回来听说后,非要去包头看望那个孩子。一进病房,才聊了几句他的眼圈儿就红了,掏出几百块钱放下就往出跑,出来才敢哭出声。”高强说。
樊海光:曾经幻想过离开事故中队
我们在市医院神经科住院部见到了樊海光。他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个头不高,很清瘦。知道我们的来意后,他说:“作为一名警察做这些事情都是应该的,不值得去宣传。”
    问起他用工资资助受害人时,他看了一眼妻子,不好意思地说:“我穿的是公家的,平时也不喝酒,没有花钱的地方,虽然工资不高,但比受害人强点,所以就想要帮帮他们。”樊海光坦言说每次捐款都不告诉老婆,怕她说我。“其实她也是善良的人,我要是领着她一起去,估计她捐得比我还多。”
    聊起在包头做截肢手术的小男孩儿时,樊海光的眼眶又湿了。他说:“我刚从上海回来就听说了这个案子,于是领着人到包头看那个孩子。一进病房,我就惊呆了,那么小的一个人,不长长的一条腿被锯了一半,我拉开抽届看到里面有半颗吃剩下的‘朽奄’苹果,病房的桌子上什么吃的也没有。孩子还跟我说,他的腿丢了,医生们正在帮他找腿,过几天腿就找回来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眼泪忍都忍不住,当时掏出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给了那孩子。”说这话时他又顾忌地看了一眼妻子,大家都明白他是怕妻子生气。
    樊海光自己也有孩子,正在临河读中学,正是要抓学习的关键时候。樊海光愧疚地说:“工作太忙了,自己的娃娃是管不了了。”
提到事故组的工作,樊海光笑着说自己也想过要申请调离,但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单位离不开他,也没有人愿意被调到事故中队,所以樊海光咬着牙几十年如一日坚持了下来。
    “过去吃一片止疼药就能缓住头疼,现在不得不一次吃4片才能勉强继续工作。”樊海光说。因为担心忘记带药,他买药时总是一次备上四份,身上放一份,办公室放一份,家里放一份,车上还要放一份,这样就不用担心在出任务时头疼找不见药了。樊海光就是这么一个人,心里记挂的总是工作上的事儿,妻子李玉霞对此只能无奈地摇头:“说他也不听,他就这性格。”
    妻子:支持他的工作,不是伟大是无奈
    每每提到樊海光,李玉霞就有一肚子苦水:“结婚这么多年他在家的时间太短了,自从到了事故中队工作就更不回家了。有时候,我也胡思乱想,有一次他三天没回过家,半夜我打电话问他在哪儿,他说跟的一个案子已经锁定嫌疑人了,今晚就能破案,让我别打扰他。我当时不相信,态度也不好,结果跟他一起工作的还有魏教导,魏教导帮他解释了几句。从那以后,他说去哪就去哪儿,我再没质疑过。”
    李玉霞表示,丈夫一到晚上就往出跑,大家都不知道他成天跑出去干什么。有时候中午回来吃口饭,就躺在沙发上想事情,一会儿就走了,从来没见过他睡过一个安稳觉。“我总说他待的是什么单位,休息没个休息,工资也少的可怜,我劝他别干了,他总哄我说要申请调离,这么久了也没见他真的放下这份工作。”李玉霞抱怨道。“刚开始经常因为他工作的事跟他闹别扭,慢慢的只能选择体谅了。”
    一提起丈夫的工作,李玉霞就鼻头发酸,虽然说现在是支持丈夫工作,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不是伟大,是无奈,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我也就只能选择体谅他了。”李玉霞边说边用手给丈夫理了理床单,然后默默地起身走出了病房。
    被救助人:等我有能力了一定报答他
    在樊海光处理的众多案件中,有几位上海人至今还在感激着他。那是2012年的一天,上海同济大学的8位老师来到离中旗很近的后旗境内观光,没想到车翻了,一名老师当场死亡,还有两名老师受伤。他们报了警,说不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还是樊海光利用GPS定位找到了他们,一路上樊海光用电话指导他们先把伤者和死者送到中旗医院,他开车赶往中旗处理事故。
    记者电话联系了上海同济大学的陈老师,他说:“套话我就不讲了,樊海光是个很实在的人,是真正为老百姓办事的人。当时我们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同事死了,我们几个人都崩溃了,精神恍惚,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他来了为我们跑前跑后。出事当时正好是星期六,他利用休息日来到后旗帮我们处理后事,如果按正常程序要等很久,他为了节省我们的时间,中午晚上他都不休息,在处理事故的几天里,我就没见他吃过一顿正经饭。他是个工作狂,他真的是人民的好交警。”
    青海青年张福明也是樊海光救助的对象之一,他说:“樊海光是我的恩人,我的命是樊队救的,我一个快死的人得到他那么多帮助,才活下来。” 2011年3月后旗修路,张福明不知道从哪儿弄了辆摩托车,骑上出去就飞出50多米,樊海光把他送到医院交了5000元押金,让他住进ICU重症监护病房,但这些钱远远不够。为了能救他的命,樊海光发动朋友捐款,朋友们捐的钱花光了以后,他又发动身边的人在交管大队会议室举行了捐款仪式,募集了30000多元的款项。在这其间,樊海光花钱给张福明请护工,花钱让他置办衣物,张福明出院以后樊海光还帮他找了一份搓澡工的活儿。出事儿时,张福明还没有身份证和户口本,去年他在后旗落了户,也有了身份证,以后再娶个媳妇就能安家了。“我一直很感激他,现在我没能力报答他,等将来我挣更多的钱,有能力了,我还是想好好报答他。”张福明说。
    “头儿”,我们有话对你说
    “头儿”,你知道吗?其实在咱们单位有很多协警羡慕着我们几个,大家都说我们遇到了一个好中队长!我们以你为荣!
    “头儿”,谢谢你平时对我们的照顾,谢谢你在我们犯错误的时候总是选择包容,出了问题都是你替我们扛,所以我们会更加努力的去把工作做好!以表示我们说不出口的谢意和敬重!
    “头儿”,谢谢你给我们带来那么多的欢声笑语,谢谢你平时给我们的带来的小温暖和小感动。
    “头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请以后多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们想多多看见你的笑脸!
    这是一直跟随他工作的几个中队的协警真挚的心声!简简单单的话语却流露出浓浓的情意。
    樊海光只是后旗交管大队的一名普通民警,却实实在在地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一名基层民警的职责。似乎所有赞美的词语放在樊海光身上都显得那么无力,他用实际行动让身边的人感动万分,也让我们看到了一名有血有肉的人民警察形象。
 

上一篇:董亮 ——“我最喜爱的交通警察”候选人材料

下一篇:高永胜 ——“我最喜爱的交通警察”候选人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