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以案说法
从安全角度谈轻微事故快速处置的必要性

    20XX年X月7日0时30分许,一辆皖K41XXX号紫色宇通牌大客车与一辆津HCMXXX号银黄色威乐牌小客车在天津市东丽区东南快速由北向南方向津昆桥上发生刮擦事故,皖K41XXX号紫色宇通牌大客车停在道路西侧第三条机动车道与紧急停车带之间,津HCMXXX号银黄色威乐牌小客车停在道路第一、二条机动车道内,双方就损害赔偿事宜进行协商(约10分钟)未果,后在皖K41XXX号紫色宇通牌大客车代某某打电话报警过程中,刘某某醉酒驾驶津A5X8-XXX号银灰色宝来牌小客车由后方驶来,刘某某发现情况在躲闪津HCMXXX号银黄色威乐牌小客车过程中,撞到皖K41XXX号紫色宇通牌大客车后部,致两车起火,该事故造成刘某某“车上”三人死亡。
    事故后,经调查津A5X8-XXX号银灰色宝来牌小客车上的两名死者可以确定为驾驶人刘某某及其女友刘某,而另一名死者的身份无法确定。另据了解,刘某某,男,21岁,系天津市北辰区人,与女友刘某正在热恋中,根据事故时间以及按照常理推断车里不太可能有第三人。同时刘某某的家人可以证实刘某某车里应该只有刘某某和刘某二人。那么第三名死者会是谁呢?民警又进一步与皖K41XXX号紫色宇通牌大客车驾驶人代某某核实,代某某称因事故发生比较突然,其当时正在报警,而且事故后车辆起火损失严重令人惨不忍睹,没有看清当时的情况。民警既而又准备向津HCMXXX号银黄色威乐牌小客车驾驶人王某某(经上网查询该车车主系王某某)取证,但无法与之取得联系,其家属也称自3月6日晚王某某驾驶津HCMXXX号银黄色威乐牌小客车外出后至今未归,不知去向。民警再一次对现场照片等进行了查看,最终发现宝来车上第三名死者被烧焦的尸骸应该在车外,而不在车内,根据调查的情况推断第三名死者应为王某某。王因为尸体被烧焦已无法辨认,王某某的家人也极力想把眼前的惨象当成一场梦魇,最后用王某某七岁的儿子与第三名死者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明了民警的推断,第三名死者正是与代某某协商事故未果一直在机动车道逗留的王某某。
    这起特大事故调查清楚后人们会想:虽然刘某某醉酒驾车,但如果没有之前大客车与威乐小客车发生交通事故,悲剧可能会避免或后果没有这么严重;如果当时大客车与威乐小客车按照《安全法》的规定先撤现场再进行协商,有可能会挽救三条生命;如果大客车与威乐小客车按照《安全法》的规定先撤现场再进行协商,王某某肯定不会在此事故中丧生……可这都只是一个个如果,这起事故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三人死亡,两车报废。通过这起事故,我们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更应该认识到轻微事故当事人自撤事故现场自行协商工作势在必行。
    一、轻微事故当事人自行协商的必要性

    1、事故量急剧增加,警力明显不足。随着当前经济的迅猛发展,汽车走进了家庭,随着“学车热”、“买车热”的不断升温,“撞车热”也会随之加剧。当前的交通事故报警数已经由每天一百余起上升为一千余次,而随着机动车拥有量的增加,交通事故必将会成倍骤增,而现有的警力严重不足,无法满足事故量急剧增长的需要。
    2、轻微事故不不及时撤离现场,易造成交通拥堵也可引发二次事故。长期以来,各交通参与者发生事故后“报警”、“保护现场”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做出了仅造成轻微财产损失的小事故应先撤离现场再自行协商的规定,他们还是等民警来解决。同时受道路通行条件所限,车辆聚集,继而形成堵塞甚至使交通“瘫痪”。在夜间或恶劣天气下,不及时撤除事故现场也极易引发二次事故。
    3、兄弟省市先行推行交通事故自行协商取得良好效果,给我市的轻微事故快速处理工作提供了良好的范例。近年来,上海市、江苏省无锡市率先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交通事故当事人自撤事故现场工作,通过实践证明,推行轻微事故当事人自行协商处理,极大地缓解了交通拥堵现象,从根本上解决了交通的供需矛盾,提高了道路的通行能力,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发展。
    二、鉴于此,应从以下几方面来推行轻微事故当事人自行协商工作

    1、利用好“声、屏、报及新闻媒体”等宣传平台,在有法可依的前提下,使事故当事人知道发生轻微事故后可以“私了”。天津市交管局应联合天津电视台等相关部门大力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二款及《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十二条关于当事人自行协商的相关规定,通过宣传,使老百姓知道自己发生了交通事故后应该怎么办?这样既方便了群众,也缓解了道路拥堵,同时也极大程度地减少了二次事故的发生。
    2、增强机动车驾驶人自行撤离现场的意识,积极鼓励当事人自行快速撤离现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三款:“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仅造成轻微财产损失,并且基本事实清楚的,当事人应当先撤离现场再进行协商处理。”之规定,鼓励驾驶人自行撤离现场。对自行撤离事故现场的责任人,原则上不再予以处罚。对拒不撤离现场的,予以强制撤离,并按上限进行处罚。
    3、与保险部门进行沟通,使其也能做到有法必依,成为《安全法》的贯彻执行机关。《安全法》已经允许事故可以“私了”,《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也规定当事人填写协议书或者文字记录共同签名后,可以根据记录交通事故情况的协议书向保险公司索赔。作为一部部门法,任何机关和个人均应当遵守和执行,但是保险公司却始终没有贯彻执行。当事人在发生事故后,在拨打110报警的同时,也向保险公司报警,而保险公司也都到现场进行了勘查,但是即便是造成轻微财产损失的单方事故,其也要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出具事故证明后再进行理赔,这也使得简单事故复杂化。
    4、借鉴兄弟省市的成功经验,由政府出台一系列便民利民措施。在上海、无锡两省市推行交通事故当事人自撤事故现场工作的同时,都建立了保险理赔、财产损失评估、车辆维修等“一站式”服务机构,为推行此项工作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我们也应该借鉴兄弟省市的成功经验,结合自身实际,来出台一系列便民措施,来推动当事人自撤事故现场工作的顺利进行。

上一篇:年初现验车高峰 车管部门:知道这些不跑冤枉路

下一篇:乱用远光灯不止害人 还会让自己陷入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