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警营文化
斯日古楞——2017年全市交管系统首届“执法标兵”候选人事迹材料

戈壁深处的交通卫士
——斯日古楞事迹材料

 

    甘其毛都,蒙语的意思是一棵树,一棵历经数百年雨雪风霜、屹立不倒、挺拔苍劲的老山榆树。她就像守卫国门的卫士,常年累月,默默无闻地坚守在这里。
    在近年流动人口近两万、运输车辆愈8000的边陲小镇,42岁的蒙古族汉子斯日古楞,不畏“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风小尘满天,风狂石头滚”的恶劣环境,他干交管17年,在这里就坚守了9年。
    他见证了甘其毛都曾经的荒凉、寒冷、酷热与风沙,也目睹并参与了这里成为对外开放口岸翻天覆地的巨变。
    “干好工作,这是我的本份”。这是斯日古楞常说的一句朴实的话语。
    斯日古楞至今还记得,当年穿上警服时的喜悦。父亲语重心长地对他说:“要珍惜这个工作岗位,踏踏实实干好工作,别给爸妈丢了脸”。他把父亲的话牢牢记在心里,决心到新岗位上大干一番。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工作的地点是离临河300公里的甘其毛都口岸。这是为适应口岸地区的发展,而新组建的交管大队。
    来到这个不毛之都,眼前的景象让斯日古楞有些愕然。道路坑洼不平,车辆颠簸起伏,大车过处,狂风卷着沙尘、煤灰漫天飞舞。
    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没有办公场所和宿舍,他和大队的同志一起搭建彩钢房。冬天高寒,特别是下雪后冷风刺骨,飞雪打脸,一般人是难以忍受的;夏日酷热难耐,在野外忙碌一天,回来想洗个澡,可多数时候是没水。
    常年累月身居异地,在沙尘、粉尘和煤灰的侵蚀下工作,斯日古楞强壮的身体受到了严重侵害。2010年他做了肺、鼻、喉联合手术。他的身体大不如前,走路多了就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而且再也品尝不到饭菜的香美。组织上关心他,帮他调回临河或套内工作,既可调养身体,也方便家人,可是他婉言谢绝了,“我在这里呆惯了,别的地方我不去。”
    甘其毛都的夏天干热多风,冬天是风大天寒。一年四季用餐没个钟点,喝水没个冷热,斯日古楞又患上了胃溃疡。在每年最繁忙的“春运”期间,领导给他调岗,让他做点室内的工作,可是,性格倔强的他没有一次听领导的话,总是奔波在交通最忙碌的辖区路段,检查车辆,安顿司机注意安全。
    2015年“春运”期间,大队里警力不足,领导想让一年几乎没有休息的斯日古楞早几天回家和亲人团聚。这一次,领导的关心又未如愿。他不仅没有回家,而且始终在第一线维持交通秩序,宣传交通安全知识。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他一直在带病坚持工作。他请缨到一线的时候,就是一个感冒患者,可他硬是撑着身子坚守岗位。终于有一天,他实在挺不住了,才被同志们强行送到医院治疗。过了仅仅两天,高烧退去,身体稍有好转,他悄悄办了出院手续,又回到工作岗位上。同志们劝他回家再休息几天,他笑着说:“大家都在忙,我能安心吗?”
    “群众关心的事,咱一定得办好”。斯日古楞平时话语不多,但说出口的话总有一定分量。
    甘其毛都镇有五个嘎查,2000多牧民居住分散,近的几十里,远的上百里。为了让牧民了解交通安全法规和出行安全常识,他几乎跑遍了每一个牧民家庭,同他们用蒙语唠家常、话安全,并留下宣传资料和手机联系号码,反复叮嘱牧民有事就打电话。
    牧民们大多喜欢饮酒,采购物品不是骑摩托就是开小车,路途远,路况差,有的牧民还无证驾驶,存在极大的安全风险。他把想法告诉大队领导,又与嘎查多次联系,选派5名牧民担任交通安全宣传员和劝导员。宣传交通安全的人手多了,牧民的交通安全意识强了,饮酒驾驶、无证驾驶的事故就下降了。牧民们提到他,纷纷伸出大拇指,“斯日古楞是好样的,给咱们牧民办的尽是实事。”
    他走过的路,只有警车里的里程表知道;他为牧民做的实事,牧民们心里知道。从甘其毛都到海流图的100多公里路段,是S212省道运煤专线的主动脉,遇到雨雪天气,路面结冰,常有车辆侧滑翻车,造成事故。斯日古楞主动与各车队联系,建立微信群。每逢天气不好,他就早早起床,驾车沿途踏查,及时把路况信息发布到微信群里。口岸以大型煤运企业的领导说:“以前遇到这样的天气,我们是到处打听消息,出不出车,装不装煤都拿不定主意。踏查机制的建立,不仅让我们省了心,也让我们能及时调整运输计划,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今年3月末,山里下了一场雪。准备到外地学习的斯日古楞与我们同乘一辆车。车子越往南走路况越差,车外的西北风也越刮越猛。到了川井路段,路面被积雪掩埋,白毛风刮得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斯日古楞坐不住了,他推开车门跳了下去,一边指挥铲雪车清理积雪,一遍引导受阻车辆缓慢行进。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努力,道路疏通了,受阻车辆都脱离了困境。临上车,他还给司机叮嘱:“大家就跟在我们的车后面,不要着急,顺着车匝走。”回到车里,斯日古楞几乎成了雪人。我们帮他拍打身上的积雪,他说:“习惯了,咱干得就是这个行当。”
    就在今年4月6日凌晨,劳累了一天的斯日古楞好不容易进入梦乡,却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一个牧民报案称:一辆过往的运煤车撞死了自家的两头牛后逃逸。他询问清楚肇事地点,起身穿上衣服,迅速带领当班民警驱车赶往出事地点。经过向户主了解情况,查勘现场,他们赶到了海流图收费站调阅监控录像,发现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10多个小时的努力,肇事逃逸的大货车被锁定,事实面前,肇事司机不得不低下了头。
    拿到经济赔偿的牧民握着斯日古楞的手,一个劲地说:“谢了!谢了!要不是你们帮忙,我这一年就白忙活了。”
    “爸爸是个大骗子,说话从来不算数。”斯日古楞上四年级的女儿这样评价爸爸。
    事实也的确如此,离家300公里,斯日古楞不可能像城里的上班族一样按时回家。他回家是一件奢侈的事,难怪女儿抱怨爸爸是“大骗子”,更多的时候他只能用手机与妻子、女儿聊聊天,发个视频。偶尔有机会回一趟家,也是来去匆匆,答应女儿的事几乎一件也没有兑现。
    斯日古楞心里明白,确实愧对妻儿,愧对家庭。他说:“我是牧民的儿子,我的心在戈壁草原”。妻子没有工作,父母也上了年纪,日子过得很紧巴。让妻子一个人挑起服侍老人、教育孩子、操持家务的重担,他都念着妻子的好,把它藏在心底。
    一次,正好是星期天,妻子让他上街买东西。可是,在上街的路上,他接到单位的电话,说有急事。结果,他家也没回,与妻子招呼也没打,就搭顺车回到口岸。妻子在家长等也不回来,短等也不见人影,一打电话才知道人已经到了单位。好在妻子通情达理,“单位有事你就忙吧,东西我去买。”
    在与我们的交谈中,斯日古楞说:“在妻子面前我不是好丈夫,在女儿面前我不是好爸爸,在双亲面前我也不是个好儿子、好女婿。咱是公家的人,就要全心全意做好公家的事。”
    倒是甘其毛都镇琮霖国际学校,斯日古楞成了常客。这所离交管大队百米之遥的学校,300名学生有90%以上都是外地甚至外国司机的儿女。在繁忙的工作中,斯日古楞总要挤出时间到学校与蒙古族孩子们交流互动,用旧纸箱板画出交通信号灯,用白灰在操场上画斑马线,让孩子了解交通安全常识,增强交通安全意识。斯日古楞成了孩子们的好朋友,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黑脸叔叔”。“其实不是斯日古楞长得黑,而是甘其毛都独特的气候环境,让他白脸变成了黑脸。”大队长黄志海微笑着给我们解释。
    然而,对自己的女儿,斯日古楞却连一次家长会也没开过,甚至连女儿的班级门朝什么方向开都不知道。今年5月,女儿打电话告诉他:“爸爸,我们要开家长会,这次你能参加吗?”“能。”他爽快地答应了女儿的要求。可是到了开家长会那天,他人还在甘其毛都口岸疏港公路上忙碌。“爸爸是个大骗子,你又骗我。”女儿在电话里嗔怪地对他说。
    有一分付出,就会有一分回报。这些年,斯日古楞以坚定的信念、执着的追求和对党的无限忠诚,用行动诠释着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多次荣获追讨有功人员、优秀民警、优秀公务员称号,并荣立三等功5次。
    斯日古楞,就像那颗数百年挺拔苍劲的山榆树一样,驻守边关,无怨无悔,默默无闻,不知疲倦。

上一篇:李雄——2017年全市交管系统首届“执法标兵”候选人事迹材料

下一篇:王刚——2017年全市交管系统首届“执法标兵”候选人事迹材料